05 March 2012

憶往

代表不同時空的影像隨著音樂的起伏而出現、消失及替換;歡樂、痛苦及感傷也亦步亦趨地伴隨著這些包含著人事物的畫面。這大概是我最常想的事情,幾乎每一個地方都有令人難以拋棄的回憶,只是回憶拋棄了人,讓人陷在回憶裡。到現在為止不管我多喜歡一個地方,我仍然無法定下來,因為我思索著:要如何拋棄記憶裡的那些地方呢?所以我不停的從一地猶疑到另一地,聽著之前的音樂,看著過往的照片,同時創造新的回憶。這,真是可怖的存在。